冼慶世將兒子們的頭像印成尋人啟事,張貼到兩人可能出沒的地方。冼慶世認定,兩兄弟一定還在順德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黃漢城
  父親從廣西趕往廣東尋兒,但至今仍無音信,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
  “大聲喊全能神救我,就能消災免禍”、“世界末日前,全世界要黑暗7天”。這樣的瘋言瘋語,出自廣西一男子口中。
  由於深陷“全能神”邪教,該名原本孝順的男子詛咒母親是“惡魔”,“死後要下地獄”。2013年與家人決裂後,他將妻子和親兄弟拉進邪教中,藏身廣東順德一帶,長年銷聲匿跡。
  今年初,母親患上腎功能損害,等兩個兒子回家換腎救命。父親孤身一人來到順德,踏上了艱辛尋親路。目前,當地警方已介入調查。
  病母待救: “你們回來看看我”
  6月4日,55歲的廣西人冼慶世帶著兩件衣服和戶口簿,坐著長途大巴,顛簸了六七個小時來到廣東順德,他是來找兩個不歸家的兒子。
  正是夏季高溫期,他穿著一身藍色的長袖襯衫,頂著酷日,在容桂街道的大街小巷裡兜兜轉轉,一口土白話總問得路人頻頻皺眉。
  而此時,妻子李超群,則躺在數百公裡外的老家北流縣醫院中,焦慮地等著消息。每隔一兩個小時,李超群就要通過大女兒的手機,打給丈夫詢問進展。
  這對在工地打工的夫妻,兩個兒子在順德深陷全能神教,自2013年春節後,便一直杳無音訊。
  “她腎衰竭,醫生說不換腎的話,一兩年後說不准就走了。” 說起苦難,木訥的冼慶世沒有顯露太多悲傷。他說,今年年初,李超群被診斷為腎功能損害,6月6日住進了縣醫院,靠吃藥維持。
  自此,兩夫妻就更迫切想念兒子了,因為他們從醫生口中得知,親屬匹配度高,換腎會好存活。“我等著兩個兒子回來救我啊。”電話中,53歲的李超群幾乎帶著一股哭腔告訴記者,她很想兩個孩子,每天都以淚洗面,“至少也應該回來看看我。”
  走入歧途: 向親友宣傳邪教
  這個家庭的悲劇,來源於他們的大兒子冼紹銓。冼紹銓今年28歲,初中畢業後到佛山順德打工。
  親屬介紹,2009年起,冼紹銓被表哥譚勇(化名)拉下水,譚勇早年在順德開了一家電器開關加工廠,因為經營不善而負債纍纍,不久加入了全能神教的組織。
  接近譚勇的人士向羊城晚報記者透露,這些人每隔兩天有個小聚,周末通常會有一場大聚,一待就是四五個鐘頭,每次都會有一兩個講導員專門放視頻,傳播全能神教的所謂“好處”。集會地點飄忽不定,總是臨時通知,非成員根本無法得知。
  冼慶世說,他是從2011年春節開始發現大兒子的不對勁,當時他在老家逢人就說,不要燒香拜佛,有事就大聲喊全能神救我,就能消災免禍。但沒有人信他。
  吃了 “閉門羹”的冼紹銓仍不死心。在廣州番禺工作的堂哥冼榮稱,為了宣傳邪教,他還自費跑到深圳、東莞、珠海等地,把廣東省內的親戚都走訪了一遍。
  臨近2012年12月21日,冼紹銓更加躁動不安。這天被盛傳為所謂的“世界末日”,冼紹銓一改往日的淡漠,頻繁給家裡打電話,要父母親多買些煤油、蠟燭和大米,理由是“世界末日”來時,全宇宙都要黑暗7天,要做好應急儲備。
  與此同時,他在順德還經常在“末日”前帶三兩個中年婦女回宿舍集會。房東透露,這些中年婦女跟他是很不正常的朋友關係,當時他把冼紹銓罵了一通,十來天后,冼紹銓被迫搬家。而親屬則說,冼紹銓將中年婦女帶到出租屋,是幾個人聚一塊傳教。
  15日,記者在文桂東路找到了冼紹銓曾經的住所。房間逼仄窄小,傢具十分簡陋,月租僅幾百元。二三樓的鄰居們回憶,他們在此居住多年,每次回到家就把門關了,沒見過冼紹銓露面。 編輯:健龍
   1
  銷聲匿跡: 去年即失去聯繫
  小學文化的父母親,卻不知道怎樣勸說冼紹銓懸崖勒馬。矛盾,在2013年的春節爆發了。
  多位家屬稱,那年春節期間,冼紹銓回老家,與經人介紹的同鄉女孩陸小姐結婚,這天,他還帶了兩個信徒,趁著婚宴上聚集了300多人的“好時機”,宣傳全能神。被惹怒的姨丈衝進新婚房,把床頭下的宣傳資料一把奪出,扔進了竈頭燒掉。
  李超群還回憶,同年除夕夜傍晚,按照當地農村的習俗,冼紹銓得去祠堂祭拜祖宗,但遲遲不見動靜。她催了兩句,得到這樣的回應,“拜祖宗已經過時了,信全能神才有救。”一怒之下,李超群掄起掃把打了冼紹銓,這個大兒子竟然詛咒起了自己,“你打,我讓你打,你遲早要受到懲罰下地獄的,你這個惡魔。”
  儘管隨後有多名長輩前來輪番勸說,冼紹銓偽稱悔過,稱以後再也不信全能神,不過春節過後,冼紹銓帶著妻子雙雙回順德,便再沒踏進老家。
  更讓冼慶世悲痛的是,他“失去”的不止一個兒子。
  據介紹,今年24歲的小兒子冼紹林,高中畢業後便追隨哥哥的腳步,來順德打工,這幾年吃住基本都在一塊,對哥哥言聽計從,在順德,冼紹林與陸小姐都相繼入了全能神教。
  從2013年年初,這幾個人切斷了聯繫方式。只有在去年5月、9月,陸小姐和冼紹林分別打過電話回家,慰問幾句便掛了。
  跨省尋兒: 四處貼尋人啟事
  在冼慶世眼裡,冼紹銓原本是個孝順的孩子,即便工資就兩三千塊,每年不定時會給家裡寄個四五千。春節在家也會搶著重活乾,對親戚總是噓寒問暖。但後來,“整個人都變了”。
  自4日來到順德後,人生地不熟的冼慶世,便開始將兒子們的頭像印成尋人啟事,張貼到兩人可能出沒的地方。冼慶世認定,兩兄弟一定還在順德。
  “我跟大娃說這是假的,他就是不聽,才變成現在這樣啊。老婆就是操勞過度,才得的病。”
  說這話時已是傍晚。華燈初上,將順德主城區照得光鮮亮麗,這位逢人都稱之為老闆的農民工,站在大街上,不知道下一步方向該往哪走。
  截至發稿前,記者多次致電北流人民醫院都未能撥通,暫無法進一步瞭解李超群的具體病情。編輯:健龍
  (原標題:兄弟陷“全能神”後失蹤 老母盼兒歸家換腎救命)
創作者介紹

劉華

oh52ohne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